蒸汽岛【二】最后的布尔什维克

   

蒸汽岛

最后的布尔什维克

1991年12月25日,戈尔巴乔夫宣布辞职。次日,最高苏维埃宣布共和国联盟解体。

苏联解体的消息通过电波传递到了五湖四海,在全世界的见证下,这个亚欧大陆上曾经不可一世的庞然巨兽轰然倒下。执政党布尔什维克早在“八一九”事变之后就已经分崩离析,这也抽空了共和国联盟的最后一滴骨髓。两个超级大国曾经压迫在全人类头上的恐怖也将会随着时间慢慢消散,人们继续低下头过着自己的生活,而这段历史将会被时间的疮疤掩埋,没有人会再去揭开它。

但是这一切,蒸汽岛上的人却一无所知。

自从1957年到达这个北冰洋上的小岛,这群热血澎湃的西伯利亚人就开始了这个蒸汽城市的建设。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来没有过的景象。十九世纪中期,随着一系列科学技术的突破,人类进入了电气时代。效率更高的电逐步取代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成果,成为了这个世界的新气象。

但是蒸汽岛上的人们却像古人一样生活。他们把所有的知识和智能都投入到两个世纪前的科学成果,通过流体力学和热力学来取代电带给世界的效率。从最开始登岛到今天,这群布尔什维克已经生活了34年,当年那些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和小姑娘们,都已经年过半百,从生产的第一线退了下来。而现在活跃在生产一线的则是他们的子女们。

34年前,在时任党委书记林格朗同志的带领下,蒸汽岛上上千名公民开始各司其职地展开建立一个新城市所需要的所有工作。随着他们一起登上蒸汽到的,还有大量从莫斯科带来的工业和农业设备,这些设备大多是全新一代的产品,是整个共和国联盟的最新科技。当然,它们都不需要用电。

蒸汽岛位于北极圈内的永冻土,其地表一下800米深处有着数目惊人的甲烷水合物(Methane ice),可以为岛上居民的生产提供有力保障。食品供给方面,蒸汽岛居民采用恒温大棚和近海捕捞相结合的方式,为居民提供充足的营养物质。

跟随着居民一起到达蒸汽岛的,也有一部分科学家和工程师。他们中的大部分是基础设施建设,专攻土木和机械方向的大师,甚至有一部分是当年二战结束后从德国抓到的科学家,克里斯蒂娜·鲁迪就是其中的一员。二战结束后,克里斯蒂娜被军队抓去了莫斯科。在那里,她加入了布尔什维克,并一直在为苏联“第一警戒”科学局工作。对于这次入选“九十三计划”,克里斯蒂娜本人也很意外:不仅仅因为她是德国人,更重要的是,她是一名电子工程师。

出发前她不断的跟林格朗书记确认,自己是否真的是这次计划所需要的人。林格朗已经仔细翻看过由政治局和科学局共同确定的登岛者名单,所以十分肯定克里斯蒂娜是中央选拔出来的人。“你看看这个名单,上面是有你的名字的,”林格朗指着由俄语写的名单,对克里斯蒂娜说,“虽然你是来自德国,但是中央一定是看出了你身上的不同之处;至于你的电气工程专业……我们会给你安排合适的岗位的。”

当克里斯蒂娜带着满腹的疑惑跟随着大家来到了岛上时,刚一下船,她就接到了自己在蒸汽岛上的任务:看管和维护电子浮冰探测器。克里斯蒂娜感到有些吃惊,但是似乎又在情理之中,作为整个岛上唯一的电子工程师,维护岛上唯一的电子设备,这非常说得通。

电子浮冰探测器体积十分庞大,有着厚厚的外壳,包裹着苏联最先进的核电池。整个装置被放在蒸汽岛最北端的一个屋子里,克里斯蒂娜就在这个屋子里工作和生活。根据自己多年的经验,她猜想这个探测器的原理应该十分简单,因为它所有的功能不过是让一个指示灯发光。而到了电子浮冰划过地球的时候,电流停止,指示灯熄灭。仅此而已。

克里斯蒂娜有些生气。就这么一个简单的仪器,为什么需要自己来维护?如果她没有入选这个计划,本可以永远呆在苏联最高级的实验室,为国家研制最先进的电子设备。克里斯蒂娜想到这里,不由得对中央的这个决定感到愤懑。她觉得这是对自己二战时为德国政府效力的惩罚。

年复一年的工作让克里斯蒂娜百无聊赖,她经常闲着没事用自己的手指关节敲打探测器的金属外壳,发出各种不一样的声音。这也是人烟稀少的蒸汽岛北端的唯一的音乐。一次又一次的敲打,让外壳不断受到外力的作用,产生了蠕变。大概在登岛14年后的一个午后,外壳的一粒螺丝掉了,一侧的外壁吱嘎一声裂开了。

克里斯蒂娜刚刚结束午餐,她感到慌张,担心核电池出现问题。她小心翼翼地从缺口处扒开外壳,像里面看去。突然,克里斯蒂娜皱起了眉头:外壳的里面有一个非常光滑的显示器,上面不停地发出幽幽的绿光;而显示器的旁边,有着密密麻麻的电路系统。克里斯蒂娜甚至还发现了类似键盘的东西。

克里斯蒂娜扒开探测器的外壳:这没有消耗多少时间,似乎这个外壳一直就是在等人扒开的。就在这时,发着绿光的显示器突然熄灭了,紧接着,一连串的文字从下向上划过。克里斯蒂娜仔细看着,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文字是用德语写的,这不像是苏联设备一贯的特征。很显然,这一段文字是专门为克里斯蒂安准备的。

“人工智能……无监督学习……,93年后……最后的革命……只有你……”克里斯蒂娜读着显示器上涌现的文字,心里的热血一浪接一浪地涌起:这个探测器不只是一个简单的探测器,它是一台超级计算机,靠着核电池供电。克里斯蒂娜仔细阅读着科技局14年前写进去的信息,她已经知道自己的余生要做什么了。

克里斯蒂娜居住的北部是人口最少的地方了,绝大部分人都居住在中南部,不仅仅因为那里稍微温暖一点,更是因为南部距离苏联和美国都更近:一方面可以寄托乡愁,一方面可以在那个时刻降临时,第一时间执行任务。

蒸汽岛全城都是黄棕色的管道,里面有的流淌着水,有的是能源,有的只是气流。整个城市的通信系统是靠着管道运输信件的方式进行的:所有的新建都会被密封到金属圆柱体罐子里,投放到气流管道,然后通过气压转递到城市的每一个有管道的地方。

这是一个硬邦邦的城市,金属和火焰各占了城市的一半。市民们希望用气流和火光来代替电的所有效果:这包括了传递信息和传递能量。

蒸汽岛也训练出了一支强大的军队。整个军队不需要消耗一点电,这对于武器装备本身影响不大:影响最大的则是军队内部的交流。无线电技术已经不能被使用,于是军官们想到了另一个办法。他们把特制的金属条分配给每一个战士,通过震动频率在20000赫兹以上的超声波进行交流:根据金属的共振原理,主动震动的金属条和感受道超声波的金属条,将会进行完全相同频率的震动。金属条被镶嵌在特殊的复合材料上,其震动频率会因此等比减弱,从而达到人类可以直接感知的范围。这样一来,人们就可以把信息通过超声波级别的频率变化来传递。这其实与无线电通信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电磁波变成了超声波。

时间进入到了二十一世纪。随着第三次科技革命,整个世界格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美国一家独大,不断地寻找方法发展自己;欧洲经历了几次危机,失去了曾经的威风;亚洲诸国的崛起,成为了世界上不可忽视的力量:世界局势一超多强,渐渐向多极化方向发展。

但是这一切,蒸汽岛一无所知。他们是地球上最后的布尔什维克。他们永远虔诚的等待着电子浮冰的降临,等待着轻而易举打败自己在世界上唯一的对手的那一天。

我写文章的时候总是预先构思好故事主线,但是写的过程中总是会有一个又一个的点子。于是我就把这些点子当成伏笔埋起来,等到文章的后面再把他们一个一个揭开。有的点子会影响主线剧情,但是绝大部分不会。

这是第二部分。这次我没忘记开原创和赞赏。因为文章写的很快,我也没有反复检查的习惯,所以会有一些错别字和病句,影响阅读,深感抱歉。

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