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2016 年上海进口酒类检测情况的统计与分析

 

1 引言

酒类是我国人民广泛喜爱的饮品, 随着我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 人们生活水平和购买能力不断提高, 消费升级趋势明显, 各种进口酒类产品更是受到越来越多消费者的青睐, 进口数量呈现稳定的较大幅度增长。上海口岸进口酒类来自世界各地, 品种包括葡萄酒、啤酒、蒸馏酒(白兰地、威士忌、伏特加、朗姆酒、龙舌兰酒、金酒等), 以及少量清酒、露酒等。随着我国酒类进口量持续上升, 进口酒类品质问题不容忽视。

酒进入主发酵之前需加入适量的二氧化硫, 以起到杀菌、澄清、增酸和护色作用

[1,2]

, 若使用量不当或发酵时间过短; 就可以造成二氧化硫残留。人体摄入过多的亚硫酸盐, 可能会产生不同程度的过敏反应, 而引起气喘或呼吸困难。此外, 亚硫酸盐与人体的钙结合, 会造成骨质流失的可能, 还会对染色体和DNA 造成损伤

[3]

。酒在发酵过程中, 除乙醇生成外, 还会有甲醇和丙醇以上的高级醇类的产生。甲醇对人体的毒害作用较大, 在体内代谢十分缓慢, 而且氧化作用不完全, 有积蓄作用, 它在体内的代谢产物是甲酸和甲醛, 其毒性更胜于甲醇, 饮用过量甲醇对人体健康造成严重危害

[4]

。酒类作为世界上最普遍的酒精饮料, 其中塑化剂邻苯二甲酸酯(phthalates, PAEs)的残留也是消费者健康的安全隐患。PAEs 是工业上被广泛使用的高分子材料助剂, 影响人体内荷尔蒙含量, 导致内分泌失调

[5,6]

在酒类产品中, 美国、欧盟、日本等国家对人工合成甜味剂的使用限量各不相同

[7]

, 我国只允许在配制酒中添加少量甜蜜素(0.65 g/kg)和三氯蔗糖(0.25 g/kg), 而葡萄酒和蒸馏酒中不得添加任何人工合成甜味剂。由于葡萄酒的酒精度通常较低, 并不能抑制杂菌繁殖, 但是添加过量的防腐剂不但会破坏食品的营养成分, 同时对人的胃肠有刺激作用, 过量使用对人体健康有很大影响

[8-10]

针对以上进口酒类品质问题, 本研究通过对2013 年~2016 年上海进口酒类检测情况进行的统计和分析, 为相关部门的发展提供参考依据, 同时, 为服务需求方提供制定持续验证产品质量安全水平检测计划的建议。

2 内容与方法

2.1 调查对象

2013~2016 年上海进口的酒类检测结果, 共计约12.4万个检测数据量(以下简称: 检测量), 其中, 葡萄酒10 万个, 蒸馏酒2 万个, 啤酒0.4 万个。

检测项目分类情况:

(1) 食品添加剂, 包括防腐剂苯甲酸或苯甲酸钠、山梨酸或山梨酸钾(钠)盐、二氧化硫, 甜味剂甜蜜素、安赛蜜、

糖精钠, 人工合成色素。

(2) 金属元素, 包括铁、锰、铜、铅。

(3) 品质项目, 包括酒精度、总酸、总糖、干浸出物。

(4) 其他安全项目, 包括甲醇、氰化物、霉菌毒素、放射性、塑化剂邻苯二甲酸二异壬酯(diisononylortho-phthalate, DINP) 、邻苯二甲酸二(2- 乙基己) 酯(dis(2-ethylhexyl)phthalate, DEHP) 、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ibutyl phthalate, DBP)。

2.2 研究项目

2013~2016 年度上海口岸检测需求总量及其分布情况, 检测需求变化情况, 产品合格与否等因素对需求产生的影响。

2.3 评价方法

主要采用相对值比较法, 通过计算确定各个样本数量在全部样本数中的百分比, 然后进行比较。有一些情况采用样本的绝对值进行比较。针对不同样本不同年份的值,或者相同样本不同年份的值, 进行比较。

[11]

、GB 2757-2012《蒸馏酒及其配制酒》

[12]

、GB 2758-2012《发酵酒及其配制酒》

[13]

、GB 2760-2014《食品添加剂使用标准》

[14]

、GB2762-2017《食品中污染物限量》

[15]

、GB 2761-2017《食品中真菌毒素限量》

[16]

、《卫生部办公厅关于通报食品及食品添加剂中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最大残留量的函》(卫办监督[2011]551 号)

[17]

、《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通报成人饮酒者DEHP 和DBP 初步风险评估结果的函》(国卫办食品函[2013]283 号)

[18]

3 结果与分析

3.1 酒类检测量分布情况统计分析

3.1.1 各种酒类产品检测量比例情况

表 1 为各年度3 种酒类产品检测量在当年全部检测量的占比情况。由表1 可见, 葡萄酒的检测量比例一直是最高的, 达到70%~90%, 蒸馏酒在2013~2015 年明显降低, 2016 年略有回升, 但比最高的2013 年仍下降超过7%。啤酒的检测比例最小, 最高也不足7%, 但每年都有所上升。

3.1.2 各季度检测量的分布情况

图 1 为各年度1~4 季度酒类检测量在当年全部酒类检测量的占比情况。由表2 可见, 2014 年各季度委托比较均衡, 第1、4 季度略低, 第2、3 季度略高。2015 年1 季度占比最高, 然后逐季走低, 第4 季度只有第1 季度的一半。

2016 年第1、2 季度明显低于往年, 而第3、4 季度则出现了急剧上升。

3.2 酒类检测项目需求情况统计分析

3.2.1 各类项目检测情况

(1) 各类项目检测量占比情况

表 2 为葡萄酒及蒸馏酒中的食品添加剂、金属元素、品质项目和其他安全项目等4 大类项目的检测量在当年全部检测量的占比情况。

由表 3 可见葡萄酒中食品添加剂检测需求最高, 占比达45%~70%, 2013~2015 年逐年增加, 并且均超过50%,2016 年较上一年有出现明显下降。其他安全项目占比最低,历年均不到10%, 但有逐年小幅增加的趋势。金属元素与其他品质项目比较接近, 均在10%~25%之间, 品质项目略高一些, 2013~2015 年这2 类占比呈逐年下降, 但2016 年出现较大增幅, 其变化态势与添加剂呈现剪刀差。

蒸馏酒的其他安全项目在检测需求中占比最高,2013~2014 年达到90%以上, 2015~2016 年明显下降, 但也分别达到40%以上, 总体变化趋势呈现逐年下降的状态。

与之相对应, 其他类别项目在2013~2014 年占比很小,2015~2016 年则明显上升, 其中金属元素占比连年上升,添加剂在2015 年占比增幅较猛, 2016 年又小幅下降。品质项目占比最小, 最高不超过7%。

表 3 为葡萄酒中各个食品添加剂、金属元素和品质项目在当年全部葡萄酒检测量的占比情况。由表3 可见, 食品添加剂主要为苯甲酸、山梨酸和二氧化硫, 3 个项目合计占比在40%~65%之间, 是名副其实的重头戏。金属元素项目总的占比较少, 其中, 铅的占比最小, 但2013~2016 年持续上升, 且每一年的上升幅度都比较大。铁和铜的占比基本相同, 2013~2015 年连续下降, 2016 年又有较大回升。

其他品质项目中占比靠前的分别是干浸出物、酒精度和总糖, 占比情况有起有落。

表 4 为蒸馏酒中其他安全项目在当年全部蒸馏酒检测量的占比情况。由表4 可见, 蒸馏酒中甲醇项目占比一直比较高, 塑化剂情况有些特殊, 分为前后2 个阶段,2013~2014 年塑化剂占比异常高, 2015~2016 年又陡然下降到很低的一个维持量, 氰化物在2015~2016 年有明显增加,金属元素中主要是铅, 品质项目主要是酒精度。

(2) 历年合格项目的占比情况

表 5 为葡萄酒和蒸馏酒历年合格项目的占比情况。葡萄酒有6 个项目在历年的检测中结果全部为合格, 其中3个项目的检测结果均低于检测限, 其变化各有不同。甜味剂糖精钠、安赛蜜占比在2013~2015 年略有波动, 但在2016 年出现大幅下降。DINP 和DEHP 占比在2013~2014年较高, 随后均下降, 2016 年也出现大幅下降。色素除了2013 年较高以外, 其他年份均稳定在较低水平, 体现维持最低量的状态。铅的情况比较特殊, 2013~2016 年持续上升,且每一年的上升幅度都比较大, 2016 年已突破7%, 同期检测结果没有明显变化。

蒸馏酒有12 个项目在历年的检测中结果全部为合格,其中3 个甜味剂的检测结果均低于检测限。因安赛蜜数量一直非常低, 2016 年已停止检测。在这12 个项目中, 糖精钠、山梨酸、铅和氰化物4 个项目绝对数及占比均较大, 变化趋势基本相同, 呈逐年上升态势。甜蜜素和色素在2015年有一个跃升, 2016 年又出现下降。DINP 是唯一全部合格的塑化剂, 在2013 年和2014 年比较高强度检测后, 2015年迅速下降, 2016 年继续下降, 仅维持一个非常低的量。

(3) 出现超标情况项目及历年占比情况

由表 6 可见, 葡萄酒中二氧化硫、山梨酸、苯甲酸和酒精度这4 个项目, 出现超标情况之后, 下一年度占比上升, 2015 年达到峰值后, 2016 年出现下降。总糖和铁的超标项目占比在2013~2015 逐年下降, 2016 年却出现明显上升, 并达到历年峰值。锰的超标项目占比是比较多的, 但在逐年下降。甜蜜素和DBP 分别于2013 年和2015 年出现超标情况, 但其占比在2016 年下降。铜与干浸出物出现超过标准情况后, 占比变化时低时高。

由表 7 可见, 蒸馏酒中添加剂、金属元素、其他安全项目及品质项目均有超标情况发生, 其中甲醇每年均有发现, 其年度占比也一直维持在较高水平。铜、塑化剂(如邻苯二甲酸二(2-乙基)己酯(diethylhexyl phthalate, DEHP)、邻苯二甲酸二丁酯(dibutyl phthalate, DBP))和酒精度在2013 年均出现过超标情况, 但后一年的占比均出现下降。

3.2.2 历年委托项目总数变化情况

2013 年~2016 年, 葡萄酒委托检测项目按年依次为20、22、23 和28 项, 呈现逐年小幅增加, 增加的项目主要是添加剂、霉菌毒素等, 如有机酸, 但占比都比较小。蒸馏酒委托检测项目按年依次为18、17、17 和18 项, 变化不大。

3.2.3 模拟检测金额比较情况

检测中心对酒类的法定检验不收取检测费, 这里根据国家发改委与财政部联合下达的检测机构收费标准进行模拟测算, 以反映总体需求变化情况, 表8 为葡萄酒和蒸馏酒模拟检测金额。葡萄酒在2013~2015 年检测总金额小幅波动, 但基本稳定, 2016 年有所下降, 单项均价同样如此。蒸馏酒在2013 年总金额最高, 达到近300 万元, 以后2 年明显下降, 2015 年比2013 急剧下降90%, 2016 年小幅回升, 但也低于50 万元, 单项均价呈逐年下降趋势。

4 结论和建议

从 2013 年~2016 年酒类检测结果调查分析来看, 上海进口酒类质量安全的服务性需求集中于葡萄酒、蒸馏酒和啤酒, 其中葡萄酒检测需求最大, 其次蒸馏酒, 啤酒较少。

酒类的检测需求每年都有变化。变化比较的大的是蒸馏酒, 按照模拟检测金额测算, 高峰与低谷年份相差90%以上。葡萄酒的需求变化相对比较小, 但存在萎缩的趋势。

酒类检测项目的变化, 首要影响因素是质量安全突发事件。如蒸馏酒的塑化剂事件, 致使2013 年和2014 年蒸馏酒的塑化剂检测出现极大峰值。官方监控检测计划的实施对需求的影响也非常明显, 如2016 年酒类年度监控计划出台前后的半年, 需求的变化相差3 倍。酒类检测结果符合产品标准与否, 对其检测强度的变化不是非常确定, 有时候是正相关, 也有一些时候是负相关。

酒类检测项目数变化不大, 葡萄酒保持在20 多项,蒸馏酒17~18 项。葡萄酒检测项目主要为食品添加剂, 蒸馏酒主要为甲醇和塑化剂。其他大部分项目保持较低的维持量。

酒类质量安全的服务性需求主要来自官方执法监管检测。通常来说, 产品检测是验证产品是否符合其质量安全标准的一种重要方式。官方对酒类采取监管检测的主要目的, 一是保护公众健康, 二是维护正常经济秩序。根据酒类质量安全检测情况分析结果, 特提出以下建议:

(1) 当涉及安全性的项目被发现超标以后, 应适当增加监督抽检的强度。这些项目包括二氧化硫、甲醇等, 这种强度的调整一般应是从下一个监控周期开始, 主要表现形式是绝对检测量和相对占比。

(2) 为了持续验证产品质量安全水平, 必须保持一定强度的监控检测。在产品符合标准情况较好的时候, 在设计抽样检测方案时, 应考虑维持较低的强度水平, 并将这一水平与之前的检测结果建立相关性。

(3) 仅仅满足现有国家标准中有关产品质量安全项目的检测是不够的。葡萄酒在我国酒类消费中正处于上升期,对于质量安全的需求也比较广泛, 包括原产地溯源和反欺诈等。目前, 葡萄酒国家标准中的安全项目主要属于传统安全项目, 数量也比较有限, 缺少产品产地、成分等真实性溯源方面的内容。系统内已有不少实验室具备稳定同位素溯源等先进检测能力, 因此, 在制定风险监测计划时,应该考虑利用这些资源, 不断提升监控水平。

参考文献

[1] 刘道银. 中国食品中重金属危害现状及检测技术研究[J]. 中国农学通报, 2016, 32(19): 194~198.

    Liu DY. Research on the status que and detection technology of heavy

metals in Chinese foods [J]. Chin Agric Sci Bull, 2016, 32(19): 194198

[2] 顾国贤. 酿造酒工艺学[M]. 北京: 中国轻工业出版社, 2008.

     Ge GX. Brewing wine technology [M]. Beijing: China Light Industry

Press, 2008.

[3] 李芳. 食品中二氧化硫的危害及检测方法[J]. 职业与健康杂志, 2009,25(3): 315~316.

   Li F. Harm of sulfur dioxide in food and its detection method [J]. J Occup Health, 2009, 25(3): 315~316.

[4] 刘新, 倪雅杰, 郭长宏. 葡萄酒中甲醇含量的测定[J]. 吉林医学院学报, 1999, 19(3): 42.

   Liu X, Ni YJ, Guo CH. Determination of methanol content in wine [J]. J Jilin Med Coll, 1999, 19(3): 42.

[5] Lachenmeier DW, Kanteres F, Kuballa T, et al. Ethyl carbamate in alcoholic beverages from Mexico (tequila, mezcal, bacanora, and sotol) and Guatemala (cuxa): market survey and risk assessment [J]. Int J Environ Res Publ Health, 2009, 6(1): 349~352.

[6] 刘慧杰. 邻苯二甲酸酯类化合物的毒理学效应及对人群健康的危害[J].第三军医大学学报, 2004, 26(19): 1778~1781.

    Liu HJ. Toxicological effects of phthalate compounds and their health hazards [J]. J Third Milit Med Univ, 2004, 26(19): 1778~1781.

[7] 刘彬, 程铁辕, 邱乐波, 等. 欧盟、美国和日本食品添加剂技术贸易措施对我国酒类产品出口的影响[J]. 酿酒科技, 2012, (10): 119~122.

   Liu B, Cheng TY, Qiu LB, et al. The impact of EU, US and Japanese food additive technology trade measures on the export of China’s alcoholic products [J]. Brew Technol, 2012, (10): 119~122.

[8] 栾艳宁. 谈酿出色泽深红葡萄酒的条件[J]. 酿酒, 2012, 39(2): 83~84.

    Luan YN. Talking about the conditions for brewing excellent deep red wine [J]. Winemaking, 2012, 39(2): 83~84.

[9] 吴八斤. 酒精发酵过程影响红葡萄酒颜色的五大因素[J]. 中外葡萄与葡萄酒, 2001, (5): 47~49.

    Wu BJ. Five factors affecting the color of red wine during alcohol fermentation [J]. Chin For Grap Wine, 2001, (5): 47~49.

[10] 赵荣华, 李记明, 梁冬梅. 葡萄酒中防腐剂检测前处理方法的改进[J].食品科学, 2009, 30(10): 185~187.

   Zhao RH, Li JM, Liang DM. Improvement of pretreatment method for preservative detection in wine [J]. Food Sci, 2009, 30(10): 185~187.

[17] 卫办监督[2011]551 号. 卫生部办公厅关于通报食品及食品添加剂中邻苯二甲酸酯类物质最大残留量的函[Z].

    Weibo Supervision [2011] No. 551. Letter from the general office of the ministry of health on notifying the maximum residues of phthalates in

foods and food additives [Z].

[18] 国卫办食品函[2013]283 号. 国家卫生计生委办公厅关于通报成人饮酒者DEHP 和DBP 初步风险评估结果的函[Z]

      Guowei Office Food Letter [2013] No. 283. Letter from the general office of the national health and family planning commission on the results of the

preliminary risk assessment of adult drinkers DEHP and DBP [Z].

文章来源于《食品安全质量检测学报》2018年10月第9卷第20期:5488~5503。

作者:王 诚, 工程师, 上海海关食品检验中心,主要研究方向食品科学。

通讯作者:宋 青, 工程师, 上海海关食品检验中心,主要研究方向食品安全检测。